<noframes id="nb5rd">
<strike id="nb5rd"><i id="nb5rd"><menuitem id="nb5rd"></menuitem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nb5rd"><dl id="nb5rd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
<span id="nb5rd"><dl id="nb5rd"><del id="nb5rd"></del></dl></span>
<span id="nb5rd"></span>
<strike id="nb5rd"><i id="nb5rd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nb5rd"><dl id="nb5rd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
<strike id="nb5rd"><i id="nb5rd"></i></strike><th id="nb5rd"><noframes id="nb5rd">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
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

聯(lián)系我們

  • 姓名:易軼
  • 手機:13241758094
  • 郵箱:yiyilawyer@163.com
  • 證號:13702200811695191
  • 律所:北京家理律師事務(wù)所
  • 地址: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建國門(mén)外大街22號賽特大廈3層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(yè)轉繼承 >  老房拆遷引發(fā)三家爭產(chǎn)?想要打贏(yíng)官司,記住這兩個(gè)真相!

老房拆遷引發(fā)三家爭產(chǎn)?想要打贏(yíng)官司,記住這兩個(gè)真相!

來(lái)源:北京遺產(chǎn)繼承律師   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shanghaisona.com.cn/   時(shí)間:2022-12-14 11:12:02

分享到:0

 最近,北京某法院審理了一起奇葩案件,遭全網(wǎng)瘋傳。

  同一小區的老院里,女兒控訴母親和弟弟獨吞家產(chǎn),并將其告上法庭。

  關(guān)于家產(chǎn)糾紛,在中國的家庭里,并不少見(jiàn)。

  但絕大多數人覺(jué)得“嫁出去的女兒,等于潑出去的水”,沒(méi)有資格分家產(chǎn)。

  而這起案例,奇葩的地方就在這里。

  血緣上都是一家人,哪有家產(chǎn)只分給弟弟的說(shuō)法?

  再說(shuō),還簽了房屋拆遷利益分配協(xié)議,怎能不作數?

  事情的原委,我們從老院拆遷說(shuō)起。

  母親取得百萬(wàn)拆遷款卻沒(méi)分

  女兒將其訴至法院

  北京某區的一處老院里,住著(zhù)小悅(化名)一家,母親穆大媽和弟弟小明(化名)一家。

  平日里,幾家人經(jīng)常一起聚餐,互相串門(mén),關(guān)系看起來(lái)還算和睦。

  后來(lái)老院要拆遷,三家人就拆遷利益分配簽訂了一份協(xié)議。

  協(xié)議上面寫(xiě)著(zhù):房屋拆遷后所得的全部貨幣補償款歸三方所有,三方所得均為總補償款的三分之一。

  與此同時(shí),法院出具了分家析產(chǎn)民事調解書(shū),并載明小悅分了2間房,穆大媽分了9間,小明分了3間。

  本來(lái)幾家人都是很普通的上班族,過(guò)著(zhù)兩點(diǎn)一線(xiàn)的安穩生活。

  雖說(shuō)算不上大富大貴,但一大家子住一起也挺幸福的。

  然而平靜的生活,隨著(zhù)房屋拆遷被完全打破。

  穆大媽和小明背著(zhù)小悅,偷偷和某鄉政府拆遷騰退辦公室簽訂了《住宅房屋騰退補償協(xié)議書(shū)》,得到了數百萬(wàn)的房屋拆遷補償款。

  大家想想,這是在北京,如果手握數百萬(wàn)拆遷補償款,妥妥一夜暴富的人生贏(yíng)家。

  穆大媽和小明沉浸在金錢(qián)帶來(lái)的快感之中,按摩唱K,山珍海味…

  沒(méi)多久小悅發(fā)現兩人的“陰謀”,數次嘗試和其溝通都無(wú)果。

  這讓她越想越不是滋味,痛定思痛下她決定把母親和弟弟告上法庭。

  小悅找到家理時(shí),她明確表示希望以分家析產(chǎn)為由進(jìn)行起訴,拿回屬于自己的拆遷補償。

  不過(guò),家理律師通過(guò)小悅手中的協(xié)議和民事調解書(shū)發(fā)現,如果按照當時(shí)的協(xié)議約定,可以為其爭取整體拆遷利益的1/3;

  如果按調解書(shū)的內容以分家析產(chǎn)為由起訴,只能爭取整體拆遷補償的1/9。

  這對當事人來(lái)說(shuō),極其不利。

  我們本想憑借當事人此前簽訂的協(xié)議,以合同糾紛為由提起訴訟,巧用《合同法》為小悅爭取利益最大化。

  但小悅對于第一次“打官司”是艱難而陌生的,一開(kāi)始聽(tīng)取我們的意見(jiàn)后立馬就反駁了。

  為了避免辦案過(guò)程中“不合拍”的現象,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和當事人思想步伐一致。

  先是逐一為小悅解答“打官司”需要準備哪些工作,而后講解我們的辦案思路。

  經(jīng)過(guò)多次的面談,小悅最終認同了我們的觀(guān)點(diǎn),并決定以合同糾紛的案由進(jìn)行立案。

  1、開(kāi)展證據收集

  房屋拆遷約定協(xié)議、調解書(shū)、雙方溝通記錄、家庭談話(huà)錄音等多項證據;

  2、獲得關(guān)鍵證據

  在一份錄音中獲得,其談話(huà)的內容明確指出《調解書(shū)》僅作為趙先生家人轉戶(hù)口所用而不是為了分家。

  也就是說(shuō),這份調解書(shū)不具備真正分家析產(chǎn)的意義。

  3、調取與調解書(shū)相關(guān)的全部卷宗

  對房屋中涉及的金額、房屋面積等關(guān)鍵數值進(jìn)行詳細比對和計算,經(jīng)測算發(fā)現調解書(shū)所計算的面積為老宅一樓和二樓的總和面積。

  而在真實(shí)的拆遷過(guò)程中,拆遷面積僅依照老宅一層面積進(jìn)行計算,不會(huì )計入二層面積。

  這種情況下,根據調解書(shū)內容是無(wú)法算出拆遷實(shí)際應得拆遷利益的,更無(wú)法作為分配拆遷利益的依據。

  庭審中,對方依舊抗辯:“依據調解書(shū),客觀(guān)情況已發(fā)生重大變化,《協(xié)議》不具備繼續履行的基礎,應按《物權法》第九十四條的規定,按份共有人對共有的不動(dòng)產(chǎn)或者動(dòng)產(chǎn)按照其份額享有所有權?!?/p>

  家理律師從文義解釋和證據層面完美推翻了上述爭討。

  從文義解釋上,先前協(xié)議約定的是拆遷利益,并非所有權,后期出現的民事調解書(shū)規定的是房屋所有權,二者規定的是不同方向的不同事項,后出現的民事調解書(shū)不會(huì )影響到我們前期協(xié)議的履行,自然也就不構成對協(xié)議的情勢變更。

  從證據層面,家理律師已經(jīng)整理出詳實(shí)的證據,已經(jīng)能證明民事調解書(shū)是為了轉被告小明一家戶(hù)口所用,且根據民事調解書(shū)無(wú)法計算出原告應得的拆遷利益。

  最后我方觀(guān)點(diǎn)贏(yíng)得了法官的認可,本案經(jīng)判決結案,法官認定協(xié)議對其他被拆遷安置人有約束力,我方獲得三分之一拆遷款。

  房屋拆遷遇到的風(fēng)險

  房屋拆遷,就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,相當于中了彩票。

  也會(huì )有人感慨,“多虧有了房屋拆遷款,我的后半生無(wú)憂(yōu)了”。

  可任何涉及財產(chǎn)的問(wèn)題,都有不少“不法分子”從中鉆空子。

  本案中,穆大媽和兒子小明還想利用調解書(shū)來(lái)?yè)砹?,要不是小悅委托了家理律師的協(xié)助,保不齊拿不回屬于自己的那部分房屋拆遷補償。

  通過(guò)此案,我們還需關(guān)注以下兩個(gè)風(fēng)險點(diǎn),避免后續問(wèn)題產(chǎn)生而得不到解決。

  第一,本案以合同糾紛為由進(jìn)行起訴,對方律師以“情勢變更”為由,請求解除合同,該如何破解?

  所謂情勢變更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,因不可歸責于合同當事人的原因發(fā)生情勢變更,致合同之基礎動(dòng)搖或喪失,若繼續維持合同原有效力顯失公平,而允許變更合同內容或者解除合同。

  結合本案情況,家理律師從證據和法理兩方面入手,力證后出具的民事調解書(shū),無(wú)論是從法律角度還是情理角度均不構成對履行我方前期所簽訂的協(xié)議產(chǎn)生重大變更,也未導致雙方權利義務(wù)上存在巨大的不公平。

  第二、如按照協(xié)議分配拆遷利益,是否需要先分出其他被拆遷安置人的拆遷利益?

  本案房屋的拆遷補償份額除涉及小明、小悅的份額,還包括小悅其夫其子的份額以及小明妻兒的份額以及小明、小悅和穆大媽三人共同成立的某公司的份額。

  法庭之上,針對是否先分出其他被拆遷安置人的拆遷利益的問(wèn)題,家理律師巧妙代入家事代理的概念,即在婚姻關(guān)系存續期間,夫妻一方為家庭考慮,有權以家庭或者夫妻的名義從事一些行為。

  家理律師指出本案雖然拆遷利益涉及人數眾多,但均為親屬關(guān)系。

  小悅能代表其夫其子,小明亦能代表其妻其子,而三人名下公司為三人一起成立,綜上該案所涉其他被拆遷安置人的利益,他們完全可以庭下自行解決。

  最終法官亦認同家理律師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  說(shuō)到這里,很多人總會(huì )把“分家析產(chǎn)”和“繼承遺產(chǎn)”混為一談,實(shí)際上是有區別的。

  首先我們看到的兩個(gè)字是分家,然后涉及到兩個(gè)字是析產(chǎn),這就說(shuō)明什么?

  就是父母和子女的財產(chǎn)實(shí)際上是混在一起的。

  比如一個(gè)大蛋糕,這個(gè)蛋糕里邊有父親的、有子女的,這個(gè)是在一起的。

  那么我們要分家析產(chǎn),要做的是什么?

  其實(shí)把這個(gè)蛋糕切開(kāi),屬于父母的歸父母,屬于子女的歸子女。

  什么是繼承?

  繼承實(shí)際上繼承的是父母的財產(chǎn),不包括子女的財產(chǎn)。

  當父母去世后,留下的財產(chǎn)是子女來(lái)進(jìn)行一個(gè)繼承分割的。

  這就是我們常說(shuō)的繼承。

  而本案呢,又不同于常見(jiàn)的分家析產(chǎn)案件,而是巧妙運用了《合同法》有關(guān)規定來(lái)化解糾紛。

  其次關(guān)于?“情勢變更”問(wèn)題,自《民法典》做出明確的規定后,該制度的最終確定為調整、平衡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權益提供了更為妥善的法律依據。

  《民法典》第533條規定:

  合同成立后,合同的基礎條件發(fā)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(shí)無(wú)法預見(jiàn)的、不屬于商業(yè)風(fēng)險的重大變化,繼續履行合同對于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的,受不利影響的當事人可以與對方重新協(xié)商;

  在合理期限內協(xié)商不成的,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。

  但值得注意的是,情勢變更原則其追求的價(jià)值目標是公平和公正,也就是說(shuō)在發(fā)生不可歸責于合同當事人客觀(guān)情況下,給予當事人突破合同嚴守原則、申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權利。

  因此對于不同案件來(lái)說(shuō),“情勢”范圍不同、對未來(lái)偶發(fā)風(fēng)險的預見(jiàn)程度不同,重大變化發(fā)生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不同等諸多因素都會(huì )影響到能否適用“情勢變更”原則和案件走向。

  家理律師觀(guān)點(diǎn)

  現代社會(huì )中,尤其是擁有多子女的家庭,普遍存在分家習俗。

  有些是子女成年后協(xié)議分家,誰(shuí)養父親,誰(shuí)養母親,安排妥當。

  可無(wú)論是買(mǎi)房,還是分割拆遷補償款,都有一定的矛盾糾葛。

  這個(gè)時(shí)候免不了簽訂家庭協(xié)議或是合同字據。

  大多數親人間往往礙于情面,便草草簽下協(xié)議,日后才埋下眾多隱患。

  而且,家人之間為爭財產(chǎn)撕破臉的案例也有很多,想要兼顧親情和利益,就要用約定制止糾紛。

  這里家理律師建議,遇到親屬間利益分配問(wèn)題,不可顧一時(shí)顏面而對權利不予重視。

  我們應該充分協(xié)商討論并咨詢(xún)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,讓權利義務(wù)固定明確,不給糾紛留下空間。

  人間有很多地方充滿(mǎn)著(zhù)親情溫暖,同時(shí)我們也見(jiàn)證了很多人在經(jīng)歷親情時(shí)面對利益爭奪的崩潰。

  有些甚至為了金錢(qián),不僅迷失了自己,還將親人之間的愛(ài)消磨殆盡。

  但就像一句話(huà)所說(shuō):“人生的路說(shuō)長(cháng)不長(cháng),說(shuō)短不短,卻已足夠讓你看清身邊的每一張臉?!?/p>

  我們只有做好自己,做好一切的應對,必要時(shí)咨詢(xún)專(zhuān)業(yè)律師為自己打贏(yíng)官司。希望今天的文能給大家帶來(lái)幫助,如果覺(jué)得有用,或是有婚姻家事的問(wèn)題咨詢(xún),歡迎電話(huà)溝通或者一對一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!

電話(huà)聯(lián)系

  • 13241758094

午夜家庭影院| 亚洲天堂在线观看| 亚洲AV网站| 少女频道电影在线观看| 免费AV网站| 三年片在线观看免费观看大全| 国产一区二三区好的精华液| 三年电影手机在线观看免费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