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nb5rd">
<strike id="nb5rd"><i id="nb5rd"><menuitem id="nb5rd"></menuitem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nb5rd"><dl id="nb5rd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
<span id="nb5rd"><dl id="nb5rd"><del id="nb5rd"></del></dl></span>
<span id="nb5rd"></span>
<strike id="nb5rd"><i id="nb5rd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nb5rd"><dl id="nb5rd"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
<strike id="nb5rd"><i id="nb5rd"></i></strike><th id="nb5rd"><noframes id="nb5rd"><strike id="nb5rd"></strike>
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

聯(lián)系我們

  • 姓名:易軼
  • 手機:13241758094
  • 郵箱:yiyilawyer@163.com
  • 證號:13702200811695191
  • 律所:北京家理律師事務(wù)所
  • 地址: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建國門(mén)外大街22號賽特大廈3層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(yè)繼承權利 >  父親過(guò)世胞妹控制父母財產(chǎn),助已入美籍兄長(cháng)分得軍產(chǎn)房

父親過(guò)世胞妹控制父母財產(chǎn),助已入美籍兄長(cháng)分得軍產(chǎn)房

來(lái)源:北京遺產(chǎn)繼承律師   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shanghaisona.com.cn/   時(shí)間:2022-12-01 13:12:32

分享到:0

  案情簡(jiǎn)介

  原告:劉大哥

  被告:王大娘、劉小妹

  原告律師:馬賽男律師 任正良律師(實(shí)習)

  劉大爺是抗日功勛將領(lǐng),新中國成立以后一直擔任空軍高級將領(lǐng)。20世紀50年代,劉大爺與王大娘結婚,并先后育有一子劉大哥、一女劉小妹。早年,王大娘主持家庭事務(wù),一家四口關(guān)系較為融洽。

  后來(lái),劉大哥遇到了來(lái)自普通家庭的妻子,欲與之結婚,遭到了王大娘和劉小妹的堅決反對。但是,在劉大爺的默認下,劉大哥還是和妻子結了婚,夫妻倆一同離開(kāi)中國赴國外留學(xué)。劉大哥一家遠走他鄉,暫時(shí)緩解了他們與大家庭的矛盾,但是劉小妹一直都不待見(jiàn)大嫂,導致兄妹關(guān)系非常緊張。

  從1981年開(kāi)始,劉大哥一家長(cháng)期在國外居住、學(xué)習、生活,早年較少回國,自2003年開(kāi)始每年回國一次。劉小妹在北京成家,但婚后離家另住,劉大爺和王大娘居住在軍隊大院,彼此照應。后來(lái),劉小妹聲稱(chēng)自己擅長(cháng)理財,80多歲的劉大爺遂將120余萬(wàn)元轉給劉小妹委托理財。

  2012年11月,劉大爺和王大娘共同訂立自書(shū)遺囑,表明兩人百年以后,愿意將名下160平米的軍產(chǎn)房交由劉小妹繼承。按照劉大爺的軍銜,其還分得一套補差房,但房產(chǎn)目前沒(méi)有分配下來(lái)。劉大爺在遺囑中注明,日后若有補差房,該房產(chǎn)歸劉大哥繼承,以便其回京居住使用。該遺囑交由劉小妹保管。

  劉大爺病重,劉大哥回京探望,劉小妹不準哥哥在父母家居住。后來(lái),劉大爺夫妻倆得知政策有變,單位不會(huì )再有補差房,王大娘勸說(shuō)劉大爺改立遺囑,以確定兒子回京可以住在家中。2017年11月,劉大爺訂立自書(shū)遺囑,表明房產(chǎn)資財均由兄妹二人共享,并在遺囑后附手寫(xiě)材料,說(shuō)明120余萬(wàn)元系轉交給劉小妹理財。該遺囑交由劉大哥保管。

  2018年3月,劉大爺因病去世。因劉小妹拒不交出父母的理財款,兄妹倆各支出12萬(wàn)元安葬父親。按照軍隊規定,劉大爺家屬可獲得26萬(wàn)余元喪葬費用,已由王大娘領(lǐng)取;撫恤金61萬(wàn)余元,因三人未達一致沒(méi)有領(lǐng)取。葬禮過(guò)后,劉小妹得知新遺囑的存在,帶著(zhù)丈夫、兒子沖到父母住處,要求劉大哥交出父親的遺囑,雙方發(fā)生激烈打斗。在父親單位工作人員的調解下,王大娘聘請律師對自己的意見(jiàn)進(jìn)行見(jiàn)證,在這份意見(jiàn)里,王大娘表示她同意新遺囑,并且要求兒女以三個(gè)月為周期輪流照顧自己,并提及120余萬(wàn)元系交由劉小妹理財。

  按照約定,劉大哥照顧了王大娘3個(gè)月以后,返回美國看病,臨行前帶走了父親的死亡證明和父母的房產(chǎn)證。劉大哥走了以后,劉小妹將母親王大娘送入養老院,王大娘覺(jué)得被兒子拋棄了。2018年11月,劉大哥返回北京,劉小妹和王大娘以共有物分割糾紛將劉大哥訴至法院,要求其返還劉大爺的死亡證明和房產(chǎn)證,前者主要用于領(lǐng)取死亡撫恤金。

  2018年12月,劉大哥以繼承糾紛將劉小妹、王大娘訴至法院,要求按照2017年新遺囑由兄妹倆平均繼承劉大爺的遺產(chǎn),并要求母子三人平均分割撫恤金。2019年3月,劉大哥將房產(chǎn)證交至法院,劉小妹和王大娘將共有物分割糾紛撤訴,撫恤金糾紛在繼承糾紛中一并解決。

  辦案經(jīng)過(guò)

  得知被起訴后,劉大哥迅速委托我們應訴,并提起繼承糾紛之訴。接受委托后,我們迅速立案,并積極與法官溝通,將房產(chǎn)證原件交由法院保管,對方將原訴訟撤訴。因雙方積怨很深,每次開(kāi)庭都情緒激動(dòng),打得不可開(kāi)交,我們積極協(xié)助法院維持審判秩序,并全力安撫劉大哥一家保持冷靜,相信法院會(huì )作出公正的審判。

  針對母親在庭審中否認對新遺囑知情,我們整理了多段家中的監控錄像,力證王大娘曾與兄長(cháng)溝通新遺囑的事情,并表示新遺囑系其提醒丈夫訂立,以保證兒子回家有地方居住。針對劉小妹提出劉大哥未對父母盡贍養義務(wù),不應繼承遺產(chǎn),我們整理了大量發(fā)票材料、照片,并指出父親在遺囑中對兄妹倆一視同仁的態(tài)度,且新遺囑系老人最后的心愿,應獲得尊重,法院采納了我們的意見(jiàn),將父親的房產(chǎn)存款等份額平分給兄妹倆,因劉小妹撫恤金送給母親,因此母親分得三分之二的撫恤金。

  案件結果

  本案經(jīng)二審判決結案。一審判決結案:房產(chǎn)由王大娘、劉大哥、劉小妹三人按份共有,王大娘享有50%產(chǎn)權份額,兄妹倆分別享有25%產(chǎn)權份額;王大娘支付劉大哥存款繼承款18萬(wàn)余元;劉小妹支付劉大哥存款繼承款31萬(wàn)余元;王大娘支付劉大哥喪葬費折價(jià)款11萬(wàn)余元;王大娘享有41萬(wàn)余元撫恤金,劉大哥享有20余萬(wàn)元撫恤金。

  一審判決后,對方提起上訴,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  家理律說(shuō)

  這是一個(gè)比較典型的遺囑繼承糾紛,被繼承人家庭關(guān)系簡(jiǎn)單,但是家人數十年來(lái)矛盾和負面情緒積累較多,開(kāi)庭前各方當事人均情緒激動(dòng)、難以溝通,不存在調解結案的可能性。在梳理全案證據和法律關(guān)系以后,我們認為本案需要在法律上把握遺囑效力認定問(wèn)題,在事實(shí)上需要認定120余萬(wàn)元理財款的存在,在道德上需要證明我們當事人確實(shí)盡到了贍養義務(wù),以便于爭取到合理公正的財產(chǎn)利益。

  第一,遺囑效力認定問(wèn)題。本案涉及兩份自書(shū)遺囑,兩份遺囑內容不相同。根據《繼承法司法解釋》第42條規定,遺囑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數份內容相抵觸的遺囑,其中有公證遺囑的,以最后所立公證遺囑為準;沒(méi)有公證遺囑的,以最后所立的遺囑為準。從法律上來(lái)說(shuō),如果兩份自書(shū)遺囑均有效的情況下,后立的遺囑將在被繼承人死亡后生效。

  從兩份遺囑的形式來(lái)看,第一份遺囑是否成立值得商榷。該筆遺囑是毛筆書(shū)寫(xiě),處置了劉大爺和王大娘的夫妻共同財產(chǎn),但遺囑全文包括落款的二人簽名均為一人書(shū)寫(xiě),且沒(méi)有注明年、月、日,不符合我國《繼承法》對自書(shū)遺囑的形式要件規定。該份遺囑在理論上屬于“共同遺囑”,其效力如何,缺乏法律明文規定,理論界也存在爭議。

  第二份遺囑是劉大爺親筆書(shū)寫(xiě)、簽名,僅處置了自己的遺產(chǎn)份額,并注明年、月、日,符合自書(shū)遺囑的形式要件。因其系被繼承人最后訂立的遺囑,且劉大爺并無(wú)公證遺囑,因此該份遺囑應為劉大爺的最終愿望,應為生效遺囑。母親王大娘聲稱(chēng)對該遺囑不知情,并質(zhì)疑新遺囑的真實(shí)性。我們認為王大娘的質(zhì)疑缺乏依據:首先,結合兩份遺囑的內容來(lái)看,第一份遺囑上雖然將現有房產(chǎn)分配給劉小妹,但提到補差房將給到劉大哥。但后來(lái)得知單位不會(huì )再分配補差房,形勢變化如此之大,劉大爺必然會(huì )對遺囑進(jìn)行修改,以保證公平分配;其次,劉大爺死后,兄妹倆曾經(jīng)發(fā)生肢體沖突,王大娘曾在律師見(jiàn)證下明確表示她同意2017年新訂立的遺囑;最后,針對王大娘聲稱(chēng)自己大病初愈,不知道在見(jiàn)證中書(shū)寫(xiě)了什么內容,我們又提交了一段監控錄像,王大娘與兄長(cháng)交談,詳細闡述了自己提議丈夫劉大爺重新訂立遺囑的全過(guò)程。至此,新遺囑的內容和效力可以獲得認可。

  第二,事實(shí)上如何認定120余萬(wàn)元理財款的存在。從我們辦理繼承案件的經(jīng)驗來(lái)看,因被繼承人體力、精力不濟,無(wú)力管理自己的財產(chǎn),因此會(huì )將名下財產(chǎn)交給身邊的子女打理。子女是父母的法定繼承人,與委托理財財產(chǎn)存在利害關(guān)系,又擁有了管理老人財產(chǎn)的便利條件,因此當遺產(chǎn)繼承形式于己不利時(shí),該子女很可能會(huì )獨吞財產(chǎn)。

  在本案中,80多歲的劉大爺已無(wú)足夠體力、精力打理財產(chǎn),因此將120余萬(wàn)元交由女兒打理,雙方并沒(méi)有簽署任何書(shū)面協(xié)議。因此,如果劉小妹不承認存在120余萬(wàn)理財款,或者說(shuō)已經(jīng)虧空,我們就難以完成舉證責任。但是在庭審中,王大娘和劉小妹均承認120余萬(wàn)元理財款的存在,但表示該筆錢(qián)財物是父母贈與劉小妹的。但是從2017年新訂立的遺囑里,劉大爺明確說(shuō)明系“理財”,因此王大娘和劉小妹的說(shuō)法不攻自破。本案中的120余萬(wàn)元屬于浮財,很難舉證其存在及用途,本案能夠迅速明確,得益于對方自認這筆款項的存在。

  第三,如何證明劉大哥盡到了贍養義務(wù)。因為被繼承人留有遺囑,其財產(chǎn)應按照其遺愿來(lái)進(jìn)行分配,贍養與否并不影響遺產(chǎn)分配,但可能影響到法官對整個(gè)案件的自由心證判斷。同時(shí),本案還有撫恤金需要一并分配,劉大哥是否對父母盡到了贍養義務(wù),將會(huì )對案件結果產(chǎn)生一定影響。

  劉大哥全家已入美國籍,早年常住美國,近年回京時(shí)間增多,但依然不如劉小妹在京時(shí)間長(cháng)。劉小妹一方以劉大哥定居美國、王大娘支持其聲討為由,主張劉大哥未對父親盡到贍養義務(wù)。為此,我們提交了父母就醫材料、劉大哥一家與父母合影、劉大哥寫(xiě)給父母的祝壽詩(shī)以及劉大爺去世后安排葬禮、招待來(lái)賓的材料,證明劉大哥對父親盡到了生養死葬的義務(wù),并且悉心照料生病母親。對于王大娘的指責,我們一方面拿出了劉大哥悉心照料母親的證據材料,證明王大娘曾經(jīng)對劉大哥一家的照顧非常滿(mǎn)意;另一方面指出母親和妹妹急于分到父親的撫恤金,妹妹從中挑撥離間,導致母女關(guān)系失和,母親態(tài)度發(fā)生逆轉。最終,劉大哥不盡贍養義務(wù)未獲認可,法院認為撫恤金系對死者近親屬的撫慰,應由王大娘、劉大哥、劉小妹三人平均分配。

  案外說(shuō)案

  本案并不復雜,但是非常揪心,當事人在法庭上情緒激動(dòng)、打得不可開(kāi)交。被繼承人退休前是我軍高級將領(lǐng),家庭關(guān)系簡(jiǎn)單,但是母親和妹妹脾氣暴躁、性格強勢,早年因兒媳出身平凡,因此母女倆對兒子的婚事產(chǎn)生不滿(mǎn),導致女兒與兒子關(guān)系失和。父親過(guò)世后,兄妹倆的矛盾因遺產(chǎn)分配問(wèn)題全面爆發(fā),甚至發(fā)生肢體沖突。在這場(chǎng)沖突里,母親原本是向著(zhù)兒子,但兒子常居海外,難以照顧自己,母親慢慢也對兒子心生不滿(mǎn),最后上演了一出母女聯(lián)合打兒子的家庭內戰。

  本案中的兒子,其訴求并不過(guò)分,不過(guò)是按照父親的遺愿,分得屬于自己的那部分財產(chǎn)。面對咄咄逼人甚至當庭打人的妹妹,激動(dòng)控訴、難以溝通的母親,兒子亦處于瘋狂防衛狀態(tài)。每次開(kāi)庭,法院都需要動(dòng)用大量法警維護審判秩序,以防止雙方產(chǎn)生激烈肢體沖突。

  最終,兒子還是獲得了自己該得的遺產(chǎn)份額。顯然,母親和妹妹當年沒(méi)能利用暴力成功控制兒子,制止他與自愿選擇的愛(ài)人結婚,今天也依然不能讓他們額外獲得金錢(qián)收益。這種頻頻發(fā)生于家庭成員間的控制和暴力確實(shí)令人心寒,其留下的傷害可能綿延家庭數十年之久,訴訟結束終有時(shí),然親情修復可期乎?

電話(huà)聯(lián)系

  • 13241758094

亚洲av无码久久精品色欲| 精品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| 公交车大龟廷进我身体里视频| 少女大人免费观看电视剧1| 少妇AV| 欧洲无线一线二线三W955| gay男gay宾馆猛男1069| 久久久久97国产精华液好用吗|